热门搜索:

不过显然司隶长安这绝对是他经常来的地方

时间:2019-05-01 13:3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可要是他不明白的呢,那也肯定就是稀里糊涂。崔安没和陆逊多说,最后直接就暂时告辞离开了,陆逊也知道他要马上就去西市,所以他也没多说。毕竟这如今崔安的事儿,那才是当务之急,可以说他直接就关系着江陵城到底如何,所以自己是无条件帮他,他需要什么,就给他什么也就是了。别看崔安这个人有时候怎么糊涂,不过该明白的时候,比谁都明白。
 
    在大局上,陆逊还是很清楚的,他都懂。和陆逊告辞后,崔安便来到了要拜访之人的临时住所,这也是凉州军士卒费了不少劲才打听出来的。虽说不是什么秘密,可确实也不容易。
 
    一座不起眼儿的府中,崔安见到了他这次要见到的人,也是游侠中最为顶尖的人―王越,他的亲传大弟子―史阿。不错,像王越那样儿的人,见都见不到,但是崔安曾经不止一次见过,而且其人和他师父关系莫逆,这个确确实实没错,他还欠着他师父的人情,这个也是。所以王越说过,有什么事儿,找不到他,就找他大弟子史阿,只要能解决的事儿,都没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史阿平时行踪不定,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,只能说是碰上了算。不过显然司隶、长安,这绝对是他经常来的地方,这个崔安都知道。虽然基本上好几年都见不到其人一面,但是两人多少还是有点儿交情的,毕竟相识也十几年了,这点儿革命感情还是有的。而且两人的师父交情莫逆,这个也确实。史阿见到崔安之后,他是微微愣了一下,显然他是绝对没料到,
 
    崔安还能来找他,这事儿他怎么也不到。不过以他的头脑,稍微一,就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了,所谓是“无事不登三宝殿”啊,崔福达其人能来找自己,必然是有事儿相求。不过自己师父既然欠对方师父的人情,而且一直也没还上,师父以前特意叮嘱过自己,所以其人要是真有事儿求到自己了,那么只要自己能做到的,就绝对不会推辞就是了!所以到这
 
    儿,他便对崔安笑道:“这是什么风儿把福达兄给吹到我这儿来了?”史阿因为和崔安相熟,并且算得上是十多年的交情了,因此,他在崔安面前,确实没什么拘束的。别人也许怕
 
   
 
    崔安这个杀神什么的,可史阿却是一点儿都不害怕他。而且也必须得承认,在马上,十个他捆一块儿也不是崔安一人的对手。但是同样儿,在步下,崔安也不是他的对手。当然崔安肯定不可能几招都抵挡不住,不过就算他在用全力的情况下,除非他早早跑了,要不然的话,他必然会身死在史阿的剑下。他的功夫还比不上他师父王越,这个必然,但是对付崔安,确
 
    实是够了。毕竟崔安的武艺在马上,哪怕他步下武艺也不错,可终究是比不上从小就开始学习剑术的史阿,所以他不吃亏才怪。而显然,他也清楚这事儿,不过两人都是朋友,对这个,自然也都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此时崔安一笑,“行了,俺来你这儿肯定有事儿啊!坐下说,坐下说啊!”崔安也没和他客气,直接就找地方坐了下来。史阿这么一看,心说这么多年了,
 
    还别说,崔福达性格可没有什么变化啊。**
 
 
第八二九章 马超出招灭守将(六)
 
    以前他是什么性格,到了如今,可真是还那样儿。<strong>八零电子书HtTp://Www.80txt.COM/</strong>看到崔安坐下来之后,这回史阿也跟着问道:“这回福达兄可以说了吧!”崔安一笑,“俺自然要说,俺们主公请你去江陵……”崔安没直接说马超请史阿去江陵杀个人,当然了,这事儿根本不用明说,史阿是干什么的,他一听崔安的话,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。听到崔安说完之后,他是微微一笑,不过却没有直
 
    接表态。实在是他和马超真没有什么交情,都不认识,当然他和曹操、孙策、刘备也都不认识,从来都是“往日无冤,今日无仇”的。这马超请自己去江陵杀个人,这人肯定不是刘备,是刘备手下大将。史阿虽说不怎么关心战事,可他却也听说了,凉州军受阻江陵,这他都知道。所以无非就是让自己帮忙杀个将领而已,这事儿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。为什么史
 
    阿他这么认为的,当然还是和如今这个形势有关系。如今天下的大势就是曹操占据着最大的地盘,这个最大的地盘不是说他占据的地方的面积最大,不是,而是说他所辖地域的人口
易得罪了哪路诸侯。因为肯定是“多一事
 
    不如少一事”,这没什么麻烦,自然是最好的。史阿确实不怕事儿,但是他师父也教导他。说最好不要惹事儿。虽说咱们师徒的武艺还算不错,可终究是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史阿确实从来都记得他师父王越的话。也知道,这不能去主动惹事儿。当然了。王越说得也清楚,要真是谁得罪你了。那么你不出手则已,只要出手,就无比是斩草除根,要不然的话,肯定要有麻烦。mianhuatang.cc [棉花糖小说网]所以对这个,史阿也记得很清楚。而如今崔安来请他,他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,从心里往外,他是不。可如果今日来的是别人,哪怕是马超亲自来,他也不
 
    会那么答应下来,可崔安吗,这事儿还真是不好不答应,不过他也没直接就答应,此时就听史阿说道:“福达兄求我一次,这小弟自当是遵从……”结果史阿没说完,崔安就乐了,“对吗,你就该这样儿,俺说……”结果史阿这时候苦笑了一声,一摆手,接着说道:“福达兄听小弟说完,这个如今小弟琐事缠身,实在是脱不开身啊!”崔安一听,心说什么玩意?
 
    你有事儿不能去?崔安虽说大脑反应慢,可在这个事儿上,他还真是明白,心里清楚着呢,这就是这小子的托词!就是不去。他稍微了一,就明白该怎么说了,自己主公来之前,也和自己说清楚了,让人帮你,凭什么帮你?那么除了拿出来点儿什么之外,就没有其他
 
   
 
    的了。而凭借崔安对史阿的了解来说,你要是拿出钱财什么的,他不是那么在乎,对他来说没有用,那么他在乎的是什么?崔安也知道,所以他赶紧说道:“当初你老师王越可欠着俺师父的人情,要不然这事儿俺也拉不下来脸求你!所以你只要肯帮忙,那么以前的人情,自然就是还了!”史阿一听崔安这么说,心说,我等得就是你这话!可不是吗,这事儿还是
 
    先说清楚了更好,虽说他不是不相信崔安,但是如今这念头,亲兄弟亲父子还反目成仇呢,这朋友间有算得了什么?虽说史阿也自认为自己和崔安关系不错,可要是和马超相比而言,他崔福达肯定和马超的关系更近,同样儿,自己和自己老师的关系,也不是崔安所能比的。因此,这话肯定是说明白了更好,他可清楚,崔安说话一言九鼎,没有问题,这个确实没错。
 
    真是这么回事儿,俗话说“亲兄弟,明算账”,连亲兄弟都如此,就更别说这没什么血缘关系的了。至少崔安和史阿两人,他们不是亲兄弟,也没那个亲兄弟的感情,就是朋友,关
 
   
 
    系还可以,毕竟十几年的交情了,肯定比一般般的强。所以此时史阿一听崔安如此说,他也知道,这崔福达在这样儿的事儿上,他倒成了明白人了。不过也好,他要是真不懂或者装不懂,那可真是,影响彼此的交情。史阿不认为自己如此影响两人什么,但是他觉得崔安要是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的话。那肯定是影响两人的关系。所以如今这么一看,那多好啊。
 
    “好!既然福达兄都如此说了。小弟我也不多言,咱们江陵走一遭!”崔安一听就笑了。他倒是没觉得史阿现实。说起来如果他还年轻的时候,二十出头,刚闯荡天下那个年头,他肯定会觉得史阿这样儿不够意思,不够朋友啊。这虽说你师父欠着俺师父的人情,你着还上,可你也不至于这样儿吧,好歹咱们也算是有些交情。可如今的崔安,一点儿这个法都
 
    没有。不是他也变得现实了,实在是见得太多了。要说起来,有几个人不现实的,有几个不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做事儿去干什么的。崔安反应迟钝不假,可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懂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能有些东西他是不太明白,可有些东西,他可清楚着呢。这回两人都达到了目的,算得上是皆大欢喜吧。之后崔安又说道:“不如咱们即可动身!”史阿闻言点了点头,他也早点儿解决此事早好。这样儿以后如果还能见到自己老师的时候,自己也好给他交差了。毕竟自己老师虽说不至于因为这么一件事儿耿耿于怀,但是说起来,这欠人东西。肯定是不好。更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